当前位置:首页  >>    华南媒体  >>    广东:    


【南方日报】预约旅游能否避免景区假日拥堵?
中国旅游媒体联盟  www.chinatma.org        

原标题:预约旅游能否避免景区假日拥堵?

  圆桌会议

  行路难,行路难,多崎路,今安在?刚刚过去的“五一”小长假,若是去到人山人海的景区,自然是玩不尽兴又涂生伤悲。在新一轮的景点、游客对垒里,一些景区聪明地打出预约牌——游客出行前预约好要去景点,景点根据预约数预估客流量,进而做好预警和引导工作。预约真的能有效避免高峰客流吗?客流量的控制又如何得到保障呢?

  文保单位等三类景区应预约

  主持人:您认为通过预约能有效控制景区客流量吗?预约的方式适用于哪些景区呢?它有哪些好处,又存在哪些症结?

  劳毅波:在旅游旺季或是小长假,部分景区进行预约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客流量。要不要执行预约,不同景区应该不同看待。在我看来,主要有三类景区可以考虑预约事宜:一是峰谷现象很明显的景区,它们在节假日往往容易形成井喷;二是文保单位,比如故宫、莫高窟、兵马俑等,如果客流量过大对景区的维护造成影响;三是在旅游高峰期出现瓶颈,安全隐患大大增加的景区,比如缆车、山道处,若是人员太过密集,安全隐患必然剧增。

  总的来说,景区预约最大的好处就是引导游客做好时间、需求等方面的规划,使他们的相关利益能在社会约束条件下得到保障。现在的游客多以“我”为中心,太过放大自我的追求和自由,而忽视了景区的管理。如果能有效预约,既能方便自身的旅游安排,又能为别人腾出更多的旅游空间;既能最大化满足游客承载量,又能有效避免人员密集的安全隐患。而预约的弊端,最明显的就是执行起来的一系列障碍,预约不规范造成游客与景区失联,最后这种缓解客流量的办法定然是流于形式了。

  广州虽然热门景区不多,但游客不少。像广东省博物馆、南越王宫,这些文保单位有必要考虑高峰期预约。目前全国大致有二三十个景区有预约方式,那我认为可以在政府的引导下,建立一个中国景区预约网,将这二三十个景区的预约统筹起来,从而方便管理和扩散。

  周志红:预约是控制景区客流量非常有效的手段,去年颁布的《新旅游法》就对其有相关规定,“景区接待旅游者不得超过景区主管部门核定的最大承载量。景区应当公布景区主管部门核定的最大承载量,制定和实施旅游者流量控制方案,并可以采取门票预约等方式,对景区接待旅游者的数量进行控制。”对于像文保单位等较为封闭的景区(如布达拉宫、故宫等)以及建筑类等对游客承载量比较敏感的景区,预约是缓解旅游高峰客流量大的有效办法。

  总体而言,做好预约一方面能使管理部门提前了解游客接纳情况,进而有效控制游客数量以及发布高峰预警;另一方面能让游客提前做好旅行计划,合理安排出行时间,从而避开高峰期,这反过来又有利于管理部门的相关工作,也最大化减少了对自然环境的破坏。

  从目前来看,预约的症结主要有两点:一是游客还未形成预先了解景区客容量的强烈意识,也未形成网络预约的消费习惯,导致预约普及率不高;二是景区自身的软件、硬件建设不够完善,预约运行机制不够健全,一整套的预约体系建设还有待提升。而对于我国主要呈现的预约信用程度低的说法,不可盖棺定论。有些景区确实信誉不够好,此外游客的旅游决策和时间安排等会发生变化,因而最终实现有难度。

  张彦文:任何景点都有较为明显的淡季旺季,若是碰上节假日,那些较为有名的景区自然是人山人海。本来想趁着节假日去放松,结果变成花钱买罪受。因此我觉得景点的预约还是非常值得关注的,一来游客能事先了解景点热度,权衡好利弊后再做决定;二来对于景区压力的缓解也有一定帮助。我个人倒是没有尝试过提前预约,但每到一个地方也没有说不让你进去的道理,所以这也是众多游客不知晓或不关注旅游预约的原因吧。

  信息发布不能只盯着新媒体

  主持人:近日有消息称江苏省旅游局的官方微博、微信每隔两个小时发布一次热门景区客流量情况,但效果甚微,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客流量和预约等信息的发布途径怎样配置更合理?

  劳毅波:如果是应用单一的新媒体进行消息发布,效果不见得好。首先,大家可能少有听说这样的发布途径,或是了解了也没有进一步关注,相反他们更青睐于传统媒体的发布;其次,这些信息的发布虽然在同步中,但预判性不强,游客很难知晓下一个时间段哪些景点游客可能爆棚;再者就是现在散客、自驾游客自我认知力提升,他们都想玩有所值,各个景点逛遍才甘心。

  优化信息发布途径,我认为要新老媒体相结合,比如通过电台充分发挥车载媒体的功能,而不单单依赖于新兴媒体;还可以在高速公路的路段口处设置移动LED电子显示屏,播报周边景点客流量信息和周边交通压力信息。而对于预约信息的发布,倒是可以充分发挥移动新媒体的功能,游客了解预约信息后,直接通过手机APP完成预约,既省事又放心;而PC端预约反而还不太安全。

  周志红:就如前面所说,首先,游客还未形成预先了解景区接纳情况的习惯,对于这方面的信息就少有关注。其次,现在旅游信息的发布渠道和途径比较单一,像江苏省旅游局仅仅只是通过微博、微信平台发布。再者,目前还没有形成全社会联动发布的机制,很多信息的发布只局限于旅游部门。实际上,一个完整的信息发布需要很多部门的联动,涉及到旅游景区、旅游主管部门,以及交通部门、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体。江苏省的做法虽然效果不太理想,但却是大胆的尝试,是值得肯定和发扬的。

  张彦文:微博、微信是年轻人爱玩的东西,他们大多也把这两种平台用在玩和社交上,而很少考虑其更多的生活用途。这样,旅游局发布的旅游信息就很难到达游客眼中,效果不好是自然的。如果能将它与有意思的新闻点或是互动小游戏结合,而不是纯粹的客流量信息,那么无形就会扩大传播面,进而提升影响力。

  公布购票游客量困难多

  主持人:现在很多旅游电商(比如同程网、携程网)通过网站的预订数据能了解一定的客流量情况,但不论票多票少几乎都不对外公布具体数据,您认为是什么原因?是既得利益在作祟吗?

  劳毅波:我觉得电商不会这么做,成熟的电商就应该尽可能地采取和提供相关数据,在大量数据分析和总结的基础上,预判并告知游客各个景点的游客量。还有一点很重要,当告知某一景点客流量已满时,要给出同水平线上的其它选择,也就是同向选择,以便能尽可能满足游客需求。换句话说,电商最大的职责之一在于调整和引导同一方向上的旅游选择,打造消费选择多元化平台。毋宁说,这需要技术上的支持,更需要与竞争者共同发力、共享资源。如果只为眼前利益而有意保留信息,是不明智的。

  周志红:很显然,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出于商业秘密的考虑,电商都希望能追求利益最大化。另外一方面,电商掌握的游客预订情况也并不一定完整和准确。景区门票的销售除了网络电商,还包括售票窗口现场出售、旅行社团队预定等多种方式和途径,只有景区本身才最清楚其门票的销售情况。

  张彦文:应该是为了利益啊,现在旅游网站那么多,竞争那么激烈,锁住游客就是锁住自己的生命线啦。如果公开这些信息,可能会打乱现有的竞争格局,短时期调整不过来的话就弊大于利了。

  本期嘉宾

  资深旅游策划专家 劳毅波

  广东省旅游局发展规划中心副总规划师 周志红

  游客 张彦文

  本期主持人

  南方日报记者 向杰

  实习生 左馨




分享到:
[文章来源:南方日报    责任编辑:]
 

【中国旅游媒体联盟官网声明】本文未经授权许可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
 

 

中国旅游媒体联盟秘书处 版权所有     京ICP备14006906号-1    E-mail: info@chinatma.org    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www.chinatma.org All Rights Reserved.